【钩沉】血吸虫病防治——四代人,坚守与执着60年

发布时间:2018/11/16 10:41:00 浏览量: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60载风云变幻,如今大多数人对毛泽东主席在1958年写下的这两句诗中的“瘟神”“瘟君”的印象早已渐渐模糊甚至淡去。是的,人民的力量永远强大。因为,血吸虫病的远离或不再,是一代代金山血防工作人员坚守与执着的薪火传承。

        血吸虫病俗称“大肚子病”,流行的灾难是深重的。1930年,寄生虫病学者陈方之等曾报道金山多地发现感染性钉螺。事实上枫泾、张堰、廊下、朱行、亭林、漕泾等地都早有因血吸虫病肆虐而家破人亡、弃村逃亡的事例记载。曾经的金山曾经有四分之三乡镇流行血吸虫病,不敢相信:11200多条(81.4%)河道孳生血吸虫中间宿主——钉螺,有螺面积高达1000多万平方米;血吸虫病患者多达13万多人,其中晚期血吸虫病病人就多达4000余人。血吸虫就是“瘟神”,它困扰金山人民、它危及金山百姓。

        “防治任务艰巨”不是说的。1952年1月,“金山县血吸虫病防治站”在张堰镇东义街正式成立,次年迁址朱泾镇广福街,时任县长文汉光兼任站长,从开始的9人,到吸收部分社会医务人员加入,他们也就成了金山第一代血防人。就是这支防治队伍,沿南北水系从金山最北的黄浦江接口起,每50米查一次,向最南端金山卫方向徒步调查钉螺孳生情况。午餐是随身干粮、夜宿是就地村舍,足迹遍布境域4180多条河(沟),排查河道总长达91.7万米。并在1958—1959年掀起的土埋钉螺的第一次血防群众运动高潮中发挥重要作用。1960—1962年,受血防专业人员削减等各种因素影响,疫情回升、钉螺扩散,有螺面积比1958年增加44.7%。血防工作遭受严重挫折和困难、步入严峻时段和困境。

        风雨彩虹,1964年金山血防工作恢复并逐渐发展。全县招收30多名城镇初中文化以上知识青年组成第一支县血防专业队伍,并且把后续的部分新生力量充实到县、公社两级血防机构,他们也就成了金山第二代血防人。1965—1966年,金山展开大规模“综合快速药物灭螺”群众运动,掀起“群众运动与专业队伍相结合”的第二次血防高潮。各公社组建“血防组”,全县161个疫情流行大队都有血防专职干部,1848个生产队都有灭螺员、粪管员,全县200多名农村不脱产化验员得到培训,驻军参与发动群众,形成并健全县、社、大队、生产队四级血吸虫病防治网。广大群众积极投入查病治病,病房、病床不够,病人自带门板、被子就近参加集中治疗。群众参与灭螺15万人次,灭螺面积2480 余万平方米,灭后复查有螺面积仅在0.5%以下;22个血吸虫病治疗点280名医务人员日以继夜治疗6.64万人次,94.7%的病人得到救治。

        1970年,中共中央接连发布2个关于消灭血吸虫病的文件,金山各级血防机构和队伍迅速响应,掀起“修筑灭螺带”第三次血防群众运动高潮。全县出动血防人员55万人次,填埋废浜1400多条(段),修筑灭螺带30多万米,有螺面积下降到0.1%,1000多名医务人员开设120个治疗点收治2.98万名血吸虫病患者,就连656头病牛都得到治疗;75%以上农户饮用安全井水,队队实行粪便管理。那年,金山县基本消灭血吸虫病成为现实。

        三次血防高潮历经10余年,金山血防人常年驻扎在公社、大队,始终坚守血防查螺、查病第一线。他们,走过荒草没膝的浜滩,忍受蚊咬蜂蜇的痛痒和荆刺棘锥的灼痛,有人甚至险些溺水丢命。他们,曾经睡过农村养猪场的猪舍。他们,曾经在充斥粪便难闻气味的工作室挑灯夜战。他们,曾经吃住金山嘴渔村,每天头顶赤日驾驶无棚无遮的灭螺艇……只为端掉钉螺“老窝”的祸患。他们,试点开展粪便管理的“厕所革命”。他们,帮助农家试点建立农村“灶边土井”……艰辛与困难铸就的,是他们对民众生命安全无声而坚定的承诺。探索建立的“沪浙地区血防联防”体系已发展成为延续40年的“江浙沪八县(市区)血防联防”工作机制。

        基本消灭血吸虫病后,教育改革让卫生专业学校培养的防疫人才成为第三代血防人,他们在老一代血防人的带领下因循前辈血防情怀,共同站在了更高标准、更严要求的基准上。他们广泛收集整理数十年血防原始资料,建成全县统一“图、账、册、卡”规范资料档案,全面系统地揭示了金山血防工作的发展历程。建立查灭情况记录详细的“螺点卡”和“综合查治卡”,资料齐全、信息完备。1983年12月16日,中共上海市委血防领导小组正式批复,确认金山县消灭血吸虫病。

        螺情出现反复是可能的,但严密防控是必须的。1984年,金山以松隐周栅村一起群众自觉报告发现钉螺事件为起点开展螺情监测工作。查检发现,划定的“非流行无螺区”有螺村26个、划定为非工作重点的“轻流行区”有螺村16个,史料上认为不会有钉螺的“大江大河”也出现钉螺,血吸虫病防治再一次面临挑战。好在通过深入现场调研,发放“宣传折页”和“钉螺标本”,制定“奖励细则”发动群众识螺报螺等,并对螺点较多的重点河道采取筑坝断流、浸杀和喷洒相结合的“灭螺大会战”,螺情始终得到有效控制。

        1999年,卫生防疫站转制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体制诞生了第四代血防人,他们踩实前辈肩膀、践行前辈经验、传承前辈精神,用高度的责任感,开展现场查螺和实验室检测,继续默默坚守。20年的反复查灭螺工作让有螺镇大大减少,有螺面积始终维持在5000平方米以下,未发现感染性钉螺。消灭血吸虫病的经验被运用到消除疟疾、消灭丝虫病、消灭麻风病等其他传染病的防治过程,成为金山民众疾病防控的巨大保护伞。

        我们自豪于金山血防监测点所获的“全国优秀监测点”荣誉称号。我们不能忘记在血防工作战线上奋斗一生并作出贡献的老一代血防人,也不能忘记正在血防战线上为巩固胜利成果而努力工作的新一代血防人。

        荣誉是对几代血防人的肯定,而薪火相传的淡泊名利,则是对默默无闻、未雨绸缪中践行“守护健康为使命”的褒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