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秦”深情切切

发布时间:2020/6/22 14:48:00 浏览量:

        这个季节的小雨,不都是要润物,而是润心,润泽我那干瘪的文字。金山工业园区湿漉漉、灰蒙蒙的,没见机器轰鸣,人声鼎沸,安静得能听到雨滴的滴答。门开了,一股浓郁的异香扑面而来,忍不住要深吸一口气,进入肺腑的是雨水和啤酒的混合味儿——丝丝甜,淡淡香,轻轻爽。

        迎接我们的是酿酒师孙玉林,他温文尔雅、眉清目秀,眼角堆满笑意,显得很干练,也很沉稳,说起他的啤酒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带我们在三楼一角暗地看张堰酒厂时的成就,东海啤酒时的荣誉,最早的奖状是一九八三年十二月,农牧渔业部颁发,内容是“上海市金山张堰啤酒厂东海牌12度啤酒经部批准评为优质产品”。县志上有这样的记载:一九七五年建张堰社办东海啤酒厂,一九七七年投产。一九八六年五月,由市长江泽民签发的“金山县上海东海啤酒厂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成绩优异,评为上海市一九八五年度模范集体”。还有千方百计搜罗到的老照片,有上海市长朱镕基到厂里视察时的留影,有挖地基建厂房、厂区大门、耸立的大烟囱、楼顶上的广告牌、灌装生产线和签约仪式。最珍贵也是最有成就感的是员工穿着整齐工装、面前摆放的宣传牌,那是东海啤酒厂十三年来产量、产值、纳税里程碑式记录,其中,一九八九年获上海市郊集体企业上缴税金第一名,差五百元就是八百万,那在当时可是了不得,是一笔巨款。还有一张当年海报真迹,下面署名中外合资上海东海啤酒有限公司,厂址上海金山张堰。宣传语是:从现在开始,你有很多理由……首先,它仪表堂堂,简直焕然一新;其次,它改用了进口配料,绝对具备好啤酒的一切优秀品质;当然,你还知道它是纯天然酿制,德国大师杰作。最重要的是,如今的东海的确够劲够爽够品位!现在,你真的有很多理由,那么,干嘛不来上一杯?当然一气“喝”成!最上面的醒目文字是:现在的东海,真叫人情不自禁。

        品鉴区显眼位置的“酒不知所起,而一望秦深”,出自孙玉林之手。小伙子很诚实,他说这不是他的独创,借鉴古人的。同行的李惠反应快,说这句话出自《牡丹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舍弃情不自禁,改用一往情深,这内里的含意只有他自己知道,我能理解的是饮水思源,不忘旧情,不管今后多么辉煌,老家张堰和东海啤酒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我在一个非常精致的奖牌前驻足,上面的文字是“留溪花香,中国人气精酿奖”。留溪花香,一溪流水,十里花香,多么富有诗情画意啊!相传汉留侯张良云游时曾居于张堰,故又称留溪,镇上文人多有培植兰花之雅,花开时节,香溢满溪,孙玉林特意推出这款精酿,其用意显而易见。

        话不在多,巧说为妙。语不怕借,巧借出神。一往情深的本意是指对人或事物倾注很深的感情,向往而不能克制。现在叫这位年轻人改成“一望秦深”,音同字不同,意义更不同,这就赋予他高端啤酒的出典,有因由,有来路,并不是随口一说,空穴来风。从一番谈吐中得知,注册商标“望秦”,创意来自孙玉林老家,那儿有座秦望山,传说秦始皇曾经在那儿望过海。孙玉林说:我们希望能打造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产精酿品牌,像大秦帝国一样不断在这个领域开疆拓土,让国人喝到自己的精酿,让世界喝到中国的精酿。我去过秦望山,不高,也不险,视野开阔,一览无余。品咂了一口刚倒出来的啤酒,拉罐上有一个大大的“本”字,心里话:山不在高,有酒则名。酒不在多,有本则真。我喜欢这个本字,本原,本分,本真,关键是要知本报本不要忘了根本。

        身边坐着的长者是孙玉林的父亲,四十多年前就是张堰啤酒厂的厂长,他一手创建的东海啤酒,产品一度供不应求,名声大振,获得过国家优质产品、上海名牌产品奖,是上海市场占有率前三的知名品牌。父亲的话不多,方言味浓,多数听不懂,儿子又是翻译又是解释:我现在不是创意,是回归,温故知新,继承父辈们的家业。我从小跟着父亲到啤酒厂上班,闻着麦香和啤酒花香长大,血液里流淌着的是“啤酒”基因。要想品味到生活的醇香,就得每天去悉心酿造,我要做出高端,做出精致,做出时尚,差异化发展。孙玉林毅然决然辞掉大好前程跟着父亲干,除了胆识,还有过人的胆商。

        我特意去了已经变为废墟的张堰酒厂原址,烟雨朦胧中看到那座铁桥,上面“东海啤酒厂”几个字依稀可辨,那条叫牛桥河的河水还在奔流,不知是在哽咽还是在诉说?高大的烟囱只剩下一小截,张着大口好像在呼唤,抑或是要讲述过往的盛世繁华。孙玉林指着那株苍翠的松树说,那是厂区老办公楼前的标志物,下面是荒草掩映中的花坛。他弯腰捡到一块瓦片,翻来覆去看着,说要拿回去收藏,我捧起一捧泥土,放在鼻子跟前闻了又闻,似乎有一股土腥气,还有一丝酒味儿。孙总开车,拉着我们沿着他小时候走过的泥路找到他的老家,房子早已不在,只剩一个土坪,屋前新翻耕过的泥块,很像打开的村史卷帙,一页又一页显得非常厚重。现在的村名叫建农,过去叫墙门里,祖屋现在叫孙家埭,老早叫糟坊。我算找着根了,这糟坊不就是古代做酒的作坊么?因而孙家父子是有很深的故乡情结的,是有家国襟抱的,他们这是在传承呢,是在发扬光大呢!

        现在的厂房只有三层楼,占地并不宽,在外面看极其普通,走进去却别有一番天地,梯楼拐角处摆放整齐的空酒瓶,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像一个个音符,组合在一起就会成为一曲耐人寻味的精酿啤酒交响曲。在二楼的长条桌前,孙总边介绍边让我们品尝他的杰作:这款比利时小麦,酒体浑浊,味道醇厚,除了典型的丁香花香味,更有陈皮和香草的芬芳。第二种酒倒上,我喝了一口,比刚才的味重。他说,这款透出琥珀色,多种酒花的干投,带有北美风格的腹郁花香,入口有明显的西柚和柑橘、杏仁、百果香味儿,平和,清爽,中段苦味略有收敛,甜润的麦芽味儿逐渐显现。第三种叫深色拉格,使用不同色度的烘焙麦芽,带来咖啡、巧克力、烟熏的丰富口感与香气,收口那一丝甜味与咖啡的苦味完美平衡。老伴问一句:啤酒为啥有苦味?回答是甜酸苦辣咸都有。我没有喝过东海啤酒,现在喝着“望秦”,并且是精制佳酿,高起点的同时,回望两代人创业的艰辛历程,五味杂陈,百感交集。酒是好东西,只要想喝,都会有理由。有的人喝酒是因为得意。春风得意马蹄疾,千里江陵一日还,这时当然需要一杯啤酒的,最好有朋友碰杯,劝君更尽一杯酒,飘飘欲仙尽兴归。有的人喝酒是因为失意。太多的压力,莫名的焦虑,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这时当然需要一杯啤酒的,最好味重一些,劲足一些,借酒释放,一醉解千愁。啤酒是要喝大口的,就像秦人饮食,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声吼着秦腔,威风八面,气吞山河!

        告别出来,我在望秦酒厂门前踱留,看见篱笆上有藤蔓缠绕,虽已枯黄,却不改其姿,主人说这就是啤酒花。植物开花并不稀罕,若叫酒开出一朵花来,就会让人感到情调别具,诗意盈怀。打着酒嗝儿一路上都在想,我是陕西人,这“望秦”望的是我么?望的是三秦大地么?显然不是。孙玉林是有大抱负的人,是有大情怀的人,他望的是秦始皇的霸业,是兵马俑的彪悍威猛,举世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