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在一个发光的地方(节选版)

发布时间:2020/5/11 14:35:00 浏览量:

        时值四月中旬,江南大地早已万物复苏,正是花团锦簇、春意盎然的时节。窗外蓝天白云,仲春的阳光明媚温和,人在车里坐着,仿佛也在为奔跑的风景而感叹心动。发亮的河流、绿油油的麦田、金黄的油菜花、笔直而嫩绿的水杉树、灰白房舍和忽然掠过眼前一片晃眼的玫瑰或月季,晚樱挂满一树的粉色花朵……一切都是这样的秀美,熟悉而又可亲。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草木们都在用新的生命向大地传情,河流连接着另一个世界,知晓秘密却又静默不语,春天正以春天的深情用心拥抱这个世界……

        时间不到正午,第一次抵达这片土地——金山区——地处杭州湾畔,上海市的西南门户,位于沪、杭、甬及舟山群岛经济区域中心,第一个感觉,这是一个注重绿化建设的地方,道路整齐干净,太阳灼灼下好像一切都在发光发亮,吹拂的清风是蔚蓝色的,带着咸腥的大海味,闪烁的沙粒味。

        追溯历史,如果说到“上海之根”,或“上海之源”,大家都知道,上海最早是在一片被海水冲刷出来的陆地上,慢慢演变而来的城市,而据历史记载,最早成陆、最早有先民、最早有行政建制的,恰恰都是在紧靠大海的金山区。境内遗存的马家浜文化,早于崧泽文化、良渚文化、广富林文化、马桥文化等,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金山毫无疑问都是一座有来处有积淀的文化富矿。

        吴越枫泾       

        成市于宋、建镇于元的枫泾历史悠久,因位于吴越交汇之处,素又有吴越名镇之美称,是上海通往西南各省的最重要的“西南门户”,早在2000多年前,已有先民来此生息。镇内的界河是春秋时期吴国和越国的分界之河,枫泾由于地跨吴越两界,故除了“吴越名镇”以外,还有“吴根越角”之称。

        踩着青石板路行走,在中大街头上就看到了吴越界记,走近看,旁边立着的界碑上写着“吴越界河”四个字。枫泾自立市以来就南北分治,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疆域,最早可以追溯到吴越之界,后为浙江和江苏两省之地界,由于浙江历来为越国故地,江苏为吴国故地,所以界河也被称为“吴越界河”。站在界河桥上,一步跨越吴,滋味别样。在那样的地方必须留影存念,我对给我拍照的朋友说,我是吴国人呀,该面朝“吴界”方向吧。留好影转身,眼前一条窄窄的小河,这便是当年吴越的分界线。继续往东北走,过了枫泾三桥是北大街。北大街上可以参观始建于明代有红色墙壁的施王庙、丁聪漫画陈列馆等。

        青砖石板的沿河老街上,宁静安详的石桥一座又一座,古建筑群顺着长长的河岸铺展。枫泾古戏台建在城隍庙广场上,一面临街,一面临河,每逢演戏,从水路乘船而来的人坐在船上就可看戏。据说在清朝时,南北城隍庙就开始有庙会,《续修枫泾小志》有载:“至期士女倾室往观,百里内闻风而来者,舟楫云集,河塞不通。”亦可见其昔日盛况。

        枫泾三桥是古镇的中心,两河交汇处,能同时看到清风桥、竹行桥、北丰桥三座桥。古镇周围也是一律水网遍布,民居沿河而建,河道上偶有船只往来。“三步两座桥,一望十条港”说的就是这里。据人介绍,至清末时,全镇桥梁还有50多座,可惜迄今只保留下了十多座。历史最悠久的是南大街旁的致和桥,古朴苍劲,建于元代,桥身石缝长出了经年的青苔,沿河两岸民居是原汁原味的晚清风貌。

        在距今已有近700年历史的致和老桥上静静站立片刻,民居就在桥下,不用抬头,仿佛就觉得自己高过了灰瓦,高到天空了。这是古镇老桥给我的一个隐秘的瞬间记忆,感觉美好奇异而又难忘。明媚光影映衬四月的花朵与植物,色泽饱满分明,红的红,绿的绿,娇嫩惹眼。一下桥的斜对面,就是颇有名气的七星井,护佑着这里的人们生活平安富足,身体健康。它们是枫泾历史沧桑与岁月变迁的无声见证者,默默绕着它们走了一圈,听到的是正在从身边擦过的时间的声音,上一刻成为下一刻的历史,都不会再从来……

        惬意渔村        

        金山嘴渔村号称是沪上最后的渔村,到了这里才又了解到,这里也是沪上沿海成陆最早的渔村,拥有源远流长的历史与文化。入口处,有一座非常精致的亭子建在较高处,上面写着逐浪亭三个字。逐浪亭与大海深情相望,一起见证潮涨潮落,岁月流逝。

        向前望去,对面有个观景台,感觉距离海岸线好近啊,只距一步之遥,但是现在为了安全考虑,用了绿色的铁网给拦住了,但也并不影响视野,透过绿网,依然可以看见远方,抬眼望去,清晰可见裸露的海床,更远处几艘颇大的船只停驻。像一幅意味深长的油画。

        到渔民老宅展馆。全都是旧时光里的家具,渔民出海用的各种器具,生活中的必需品等等。比如渔民自己织布,织网,介绍如何腌制各种海产品,让去到那里的人们深刻感受到当时渔民们的生活。

        穿过海鲜一条街,来到渔村老街入口处,一块黄褐色的大石头上写着红色字样:金山嘴老街。老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老街上有很多用贝壳类做成的手工艺品,看起来都是精致美观,有趣可爱。

        金山山阳镇渔业村,是此趟行程的最后一站。我自然而然记住了以下这些好听的名字——藤缘,一个民宿的名字,我热爱上它房屋前的光影,用黄砖砌成的廊柱,廊柱下摆放的植物花卉,青砖的地面,喜欢它墙头上爬满的藤蔓,可爱的小葫芦,走廊里摆放的小桌椅……临湖而坐,感觉怡神,好不惬意。我在那儿来回走了好几遍,像个小孩一样,莫名就心生欢喜;绿竹巷,雪白的墙上的竹影,让人满目清风,巷子里叫半朵悠莲的露天音乐吧,热情又不失雅致;建在高处的蓝心舍客栈,下方的河水在太阳下流淌,仿佛是含着深情与思念……

        午后的斜阳照着这个小镇,舒适,安宁,空气中有微微海风的咸味。我暗自想,如果时间允许,我还会再到这里,听海风,看大海……

        告别的一刻,我的心里清晰地觉得充实,喜悦。我感到整个四月都在发光;整个金山都在发光;我此趟行程相识的人们也在发光……我暗暗地,将这些光都收藏进了心里。

        作者:麦阁,20世纪70年代出生于江南宜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90年代初开始写散文与诗歌。曾有作品发表《人民文学》《散文》《诗刊》《星星》《天涯》《散文选刊》《青年文学》《扬子江诗刊》《诗选刊》等等。作品入选各种重要选本。出版散文集《再见,少女时光》《月光擦亮瞬间》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