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从“三角漾”到“长三角” ——沪浙毗邻地区血防联防同舟共济五十年

发布时间:2019/12/12 13:33:00 浏览量:

        隔水相望,毗邻而居,心相连之。行政区划的界限割不断一衣带水的情深意长,分不开同舟共济的患难与共。长三角毗邻地区相互协作、守望、守护的背后是各地百姓共荣、共享的心间期许。

        追求长三角区域高质量一体化发展,金山始终是排头兵、先行者。从“三角漾”成立“向根除血吸虫病进军”血防联防协作对子,到“毗邻党建”引领下打造“七彩党建示范带”“六地合作共赢发展走廊”,上海金山、青浦和浙江嘉兴、平湖、嘉善一直在谋求区域联动发展的时代实践。

        金山与嘉兴、平湖,地相连、水相依,河道纵横、水网密布间润泽着江南鱼米之乡的生机与活力。水系的丰沛孕育出丰饶与富庶,也曾带来灾难的深重。上世纪50年代,金山有11200多条河道(81.4%)孳生着血吸虫中间宿主——钉螺,四分之三乡镇流行着血吸虫病(俗称大肚子病),其传播速度快、影响地区广。就全国而言,当时也有1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322个县深受其害,钉螺面积达到85亿㎡,患者949万人,人民的生命和健康遭受极大威胁。伤心!建国初期中国经济、科技水平落后,药物灭螺费用高昂,血吸虫的根除根本得不到保障。群众,也只有群众的力量才是强大的!毛主席发表《送瘟神》诗篇,金山、平湖、嘉善三县边界地区的社、队大兴协同防治血吸虫病的斗争。

        语相近,人相亲。界河两岸的行政区划不同、实施的政策也不尽相同,但民间往来一直频繁,通婚、商贸、串门……在地区毗邻的情状里成为风俗。因而,界河中心——沪浙行政区划的界限在与血吸虫病的协同作战中“名存实亡”。沪浙血防联防早已是两地百姓心底情谊和日常生活牵伴的自然萌生。

        1968年,沪浙血防达成联合联动工作机制,“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机制体制藩篱被破除。金山县钱圩公社与平湖县新庙公社,把兴修水利与灭螺工作有机结合,提出两地合作创新思路。1970年,金山、嘉善、平湖“送瘟神”联防区域协作领导小组成立,而第一次血防联防工作协作会议就通过了“送瘟神”决心书。每半年召开一次三县联防会议,每季开展一次公社一级协作活动,每月进行一次大队与大队之间的商议,使浙沪毗邻地区的血吸虫防治工作形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合力。

        1971年,三县联防地区共出动198万余人次,灭螺面积达1680余万平方米。血防联防的毗邻协作范围也扩大到了金山、平湖、嘉善、青浦四县的23个毗邻公社、97个毗邻大队。联防范围从单纯灭螺,发展到查螺、治病、管粪水等多方面。1972年,《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浙江日报》刊登上海市金山县和浙江省在“三角漾”毗邻地区创新开展血防联防的新闻报道,让沪浙血防联防工作“联防争主动、协作讲风格、工作求实效”协作精神得到升华。1984年,金山县达到消灭血吸虫病各项指标,成为上海市首个消灭血吸虫的远郊县。

        浙沪血防联防风雨半个世纪,毗邻地区干部群众心连心、肩并肩,齐心协力、步调一致的精神风范得到弘扬。“瘟神”已远去,防治却未有松懈,每年由值班县负责召集会议、交流、检查等活动仍然如约。坚守但不守旧、创新但不丢魂,联防工作的内涵却与时俱进,爱国卫生、健康促进、疾病预防等合作内容的丰富,让长三角区域卫生与疾病防控成为百姓安全的守护神、百姓健康的保护伞。

        “毗邻协作”民心所向,金山打造“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桥头堡”战略是顺势而为,更是乘势而上,契合百姓情感、符合百姓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