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在金,与你的2019

发布时间:2020/1/2 15:24:00 浏览量:

        编者按:2019,陪伴是“金山记忆”最长情的告白。因你的陪伴,以“金山记忆”为特色的金山档案方志工作亮点频仍——区地方志办公室(区档案局<馆>合署办公)获评全国地方志工作先进集体,区档案局馆获评市档案系统先进集体、市文明单位……关于陪伴,每个人都有想诉的衷肠;关于记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家。“金山记忆”携手上海凤凰集团开展“凤凰杯”征文以来,收获征文近30篇,最后一期我们择取未发布征文的相关片段,为你呈现一样的、不一样的“凤凰”情。

01

《两代人的两代车》(节选)

上海金山  张彦琦

        ——大街小巷,穿梭着“二八杠”的身影,七八十年代。那辆自行车,承载了她的青春,也承载着我的童年记忆。

        我童年很大一部分时光是在“二八杠”的后座上度过的。逢年过节,妈妈带着我骑过了一条一条泥路,来到外婆家,她跟外婆唠嗑,我则跟弟弟玩。冬天,外婆烧好饭用灶头的余热给我们烘山芋;夏天,外公去小商店买冰棍,用毛巾包着带给我和弟弟。曾经,我坐在自行车后面的竹椅上睡着了,小脚卷进了车轮,我妈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曾经,骑车时因为磕到一块石头,我和我妈都翻了个大跟头,我膝盖被蹭破,她门牙被磕掉半个。到了幼儿园和小学时,我妈下班晚,我在门卫阿公那里,眼巴巴的望着马路尽头,盼着那熟悉的身影。不知道多少个黄昏,我坐在自行车的前杠上,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回到温暖的家……

02

《那些年 那些车 那些人》(节选)

上海金山  沈丽萍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1998年秋,哥哥考上了钱圩职校,我们家在吕巷,坐车过去不大方便,哥哥提出买辆自行车,这样可以天天来回就省了住宿费。爸妈给买的就是凤凰牌自行车,可惜骑了半年哥哥就放弃了,原来骑车过去也要一个小时啊。等我上了大学,哥哥的自行车就送给了我,我骑着它在校园内穿行,取快递需要它,上图书馆需要它,去校门口买鸡蛋饼需要它,在高尔夫球场兼职也需要它。非常遗憾的是,离校时我竟然把它弄丢了,而它见证了我的大学时光:学习、恋爱、求职、成长……那时的我们,骑着自行车,哈哈大笑抑或嚎啕大哭,总以为那段时光不会离我们而去,可悄无声息间我们已长大成人。如今,我女儿也到了可以骑车的年龄,我毫不犹豫地给她买了凤凰牌童车。时代变迁,BP机换成智能机,大桥头讨价还价变成了“叮咚买菜”,感谢“凤凰”还在,自行车还在,让我可以切实地缅怀过去珍惜拥有。

03

《叮铃铃、叮铃铃——爸爸、凤凰和我的故事》(节选)

上海闵行  郑怡清

        ——就算加班,他也会骑着凤凰如约而至,那辆大“凤凰”上扛起的是对我的责任与担当。

        小学毕业后,每天早上都是爸爸骑着“凤凰”送我上学。遇到下雨天,我就要长时间地罩在雨衣里。外面的一切都看不见,有时忍不住会撩开雨衣看看在哪,不过大部分时间就只能研究凤凰自行车的龙头。它是用很厚实的银色不锈钢做成的,当中有个五边形螺帽,我总把它想象成喇叭按钮,手老是喜欢在那里按着。爸爸好像知道我在雨衣里的无聊或注意到我总喜欢按那个螺帽,他便让我帮他按铃。车铃铛在右手边,大拇指轻轻一按,清脆响亮的铃声就可以持续好几秒。接到这个任务的我立马严阵以待,只要爸爸一声令下,我就拼命按铃,像是要让整条马路上的人都知道:这辆凤凰牌男式自行车里还坐着一个孩子哦,请大家注意安全!爸爸不喊停,我是不会停手的。但这个任务只有在下雨天才有,因为不下雨的时候,我坐在最佳观景杠上,看风景都还来不及呢!后来我们搬到很远的地方,爸爸把那辆浑身锃亮的“凤凰”送去二手车市场。据说因为平时保养得好,卖得价格很高,爸爸开心了好一阵子。后来,他又给我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辆自行车——凤凰牌26寸女式自行车。这辆女式自行车,没有了横杠,酒红色车身上也有只金凤凰,既低调又优雅,陪我去了很多地方。

04

《“凤凰”伴我人生路》(节选)

上海金山  顾彦晖

        ——“凤凰”牌自行车,不仅是交通工具,也是伴我人生路的好伙伴,留下了近半个世纪的美好。

        30多年前,我有了自己的“凤凰”——高中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国企工作,虽说上班有厂车乘,但没自行车还是很不方便,特别是到了谈朋友的年龄。工作一年后,我攒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了一辆带变速的“凤凰”自行车,后来,我恋爱、结婚、生子。双休日,我便用“凤凰”载着妻儿到公园,留下了许多青春印迹。20多年前,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我用“凤凰”送他上学,过立交桥或顶着风雨的时候感觉有些吃力,于是我换了辆电动自行车,而那辆相伴我10多年的老“凤凰”,舍不得丢掉,停在单位的车棚里,完成使命后一直留在那里,留在我心里。10多年前,在单位联欢会上,我有幸抽到一等奖——“凤凰”自行车一辆,我喜出望外。特意选了辆女式的送给妻子。许是“凤凰”太漂亮了,竟让小偷给“惦记”了,不到一个星期,车就被偷走了,我和妻子心疼不已。4年前,儿子工作了,他用一周的工资,买了辆上档次的“凤凰”。儿子在大二时就拿了驾照,但他说自己是个环保主义者,低碳出行,不想开车,就骑着“凤凰”上班了。

05

《抹不掉的“凤凰”记忆》(节选)

福建漳州  陈庆明

        ——上了年纪的人,大概都会记得“凤凰”的风光年代,那一定是永远抹不掉的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有一辆上海产的“凤凰”自行车,比现在有辆轿车还体面。如果谁家新买了辆“凤凰”,几百户的村子没几天就传遍了,门口会围着很多人看稀罕,满脸羡慕。有“凤凰”的人家,平时是舍不得骑的,只能是走亲戚、赶县城大集时才用。如果借给别人,更是心疼。当时凤凰自行车是紧俏商品,只有县城和公社驻地的供销社有时能看到,还得凭票才能买到,自行车票是由公社管委会分配。当年公社有47个行政村,十多个工厂企业,还有邮局、粮所、采购站、学校等单位,总人口将近5万。上面分下来的“凤凰”一次也就10辆左右,平均5000人才能分到一辆。分到村里还要照顾军烈属等,普通家庭想买一辆几乎是一点指望也没有。那个年代的“凤凰”,在公社大院里也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上百名工作人员都会有自己的自行车,不然什么事也干不成,这些自行车80%是“凤凰”。前不久,我在县图书馆遇到一位老者在门口停放“凤凰”。他说这车已经骑了三十多年,家里有汽车、摩托车、电动车,到哪去儿女们可以开车送他,但他就爱骑着“凤凰”到处逛。他说:这么多年了有感情,舍不得放手,骑着一个是习惯了,方便;另一个是为了锻炼身体。

        光阴如水流,年华最是留不住,但心间美好却始终温暖如初。无论是妈妈的后座还是爸爸的前杠,无论是青春的欢腾恣肆还是暮年的恬淡闲适……关于“凤凰”,每个人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感恩有“凤凰”陪伴的2019,感恩每一个支持“金山记忆”的你!愿你有“凤凰”,相伴人生无所惧;愿你如凤凰,涅槃腾飞不可挡!